• 如果鞋确实伤害了脚,我们不妨赤脚赶路

    如果鞋确实伤害了脚,我们不妨赤脚赶路

    幼小的时候光着脚在地上走,感受沙的温热、草的润凉,那种无拘无束的洒脱与快乐,一生中会将我们从梦中反复唤醒。人生是一条无涯的路,于是人们创造了鞋。走的路远了,便有了

  • 一根烟的时间

    一根烟的时间

    我坐了33个小时的硬座从北京回家,第一天上午十点,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八点。在火车上要睡一夜。春运的硬座车厢有多恐怖,见识过的人也不需我多描述了,没见识过的人,我说了你也

  • 一个苹果

    一个苹果

    大学毕业后,我来到县城一所省重点中学任教,渐渐有了城里人的优越感,又好为人师,脾气就慢慢变大、变坏了。松是班里的“双差生”,隔三差五地被请进办公室,但依然我行我素

  • 首页 1 末页 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