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舒服的爱情时间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8:51
  • 人已阅读

  和别的女孩一样,嘉妮对景明是很欣赏的。他那温柔磁性的声音,球场上跳跃的姿势,甚至连皱眉头的样子都能牵动女孩内心深处那温柔的情绪。和别的女孩不一样的是,嘉妮从来不肯有意无意地去靠近景明。如果不小心泄露了自己内心深处对他的“想法”,而自己在他心中又没有任何“位置”,岂不是凭空让他得意了去,嘉妮可承受不了这样的“羞辱”。

  

  也许正是这样一种“远离”的姿态吸引了景明,他选择了她。

  

  你听到过花开的声音吗?在景明向她低低地诉说请求的时候,嘉妮听到了。忘了骄傲,忘了矜持,忘了之前遵守的一切信念,迫不及待地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去。

  

  嘉妮没有倾国倾城貌,却因了景明的“照耀”,也熠熠地发出光来。

  

  跟景明在一起,嘉妮总是嫌自己不够优雅,不够美,甚至嫌自己的家庭不够显赫。

  

  在景明带来的心醉里,也不无苦恼。嘉妮不太愿意景明去自己的家,有些寒酸,自己的父母没有太见过世面。自己也没有体面的衣服。去景明家,拿不出合适的礼物。是的,和景明在一起,嘉妮偷偷地嫌弃了自己。

  

  不知谁说过:好得不像真的时,往往就不是真的。果然,嘉妮这段美得像海市蜃楼一样的爱情,远了。

  

  被打回灰姑娘身份,嘉妮在深深的痛苦和无望里,竟然松了一口气。

  

  天和是嘉妮交往且最后嫁了的那个男人。

  

  天和不够英俊,也没有那股风流倜傥的气质。吸引了嘉妮的,是他眼神里的温和与一种洞悉一切的清亮。嘉妮忽然间就觉得不寂寞了。

  

  天和非常心疼嘉妮,心疼她生在一个不太富裕的家庭成长的艰难:心疼她作为一个小姑娘没有美丽的衣服带来的遗憾:甚至还心疼她的虚荣。不知怎的,对于将来赡养父母和弟妹的压力,在天和面前,嘉妮也很坦然。天和总是淡淡地说:有我呢。

  

  跟天和在一起,嘉妮变得非常自信。她知道自己的一举手,一投足,一颦,一笑,都有人重视,有人欣赏。在人生的舞台上,终于有了真正的观众,嘉妮做了真正的女主角。

  

  嘉妮变得漂亮了。

  

  工作,学习,风生水起。在30岁的那一年,嘉妮考取了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,最后留校任教,由企业的小职员,变成了大学的老师。

  

  多年以后,一切都已了然。

  

  原来,最舒服的爱情是:因为有你,我更喜欢我自己,且愿意为你,让自己变得更好。一个月时,你13个月,你是我的13倍;我两个月时,你14个月,你是我的7倍,我一岁时,你两岁,你是我的两倍,只要你愿意和我永远在一起,我们总在慢慢接近。

  

  走在路上,思考着该如何说分手,手机响了,电话里有风呼啸的声音,尖锐地划擦着耳膜,一声短而急促的炸裂声带来冗长的忙音,通话记录只有三秒,他却像被凌迟了一个世纪。奔跑,楼下是摔碎的手机,抬头看到一如往昔的笑脸。“对不起,手一抖就掉下去了。”“没关系,我们……结婚吧。”

  

  “给我讲个故事吧。”她对他说。他微笑着说:“从前有个男孩,喜欢一个女孩,他就想方设法地接近她,和别人打听她的电话,了解她的爱好,和她搭讪,陪她一起看书,他还偷偷地收藏她的照片……”他深情地对她说,“有天他把她约出来表白……”“然后呢?”她问。“然后,她就让他讲故事。”

  

  他抬眼皮的时候,她低下眼皮。他低下眼皮的时候,她抬起眼皮。躲躲闪闪,眼神在某一刹那还是不期而遇了。于是两人脸红地尴尬一笑。一起低下眼皮,又一起抬起眼皮。然后又相视而笑。其实当真爱来临的时候,我们看起来就像一对傻瓜。

上一篇:得闲便是好时光

下一篇:没有了